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青教我当记者(张同德的个人主页)

新华通讯社—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同德

 
 
 

日志

 
 
关于我

共和国同龄人,现为新华通讯社—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员、商丘日报报业集团新闻阅评员。在穆青等新闻界老前辈教导下,由知青、工人成长为主任记者、《京九晚报》原副总编辑、商丘师范学院等三所高校客座教授,曾连续21年一至五批荣获商丘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及河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百佳新闻文化工作者等称号。

网易考拉推荐

穆青教我当记者  

2006-11-09 20:58:19|  分类: 怀念穆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在豫东农村看稻田打牛腿时,当我在工厂车间站钳台拿锉刀时,当我在机关院里写文件办公事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当记者,而且成了河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主任记者、《京九晚报》副总编辑。每逢夜深人静念及此事,特别值此2003年记者节来临之际,我就不能不想起教我学新闻的众多老师,其中更难以忘怀新闻界老前辈、原新华社社长穆青。是他在3次面喻及断断续续长达10多年的交往中,教我当好人民记者。  

       穆老当面教诲:当记者就要扎根人民,“勿忘人民”

  1991年第3期《中国记者》杂志发表了穆老的文章《从记者走西口想到的》,文中特意提到 1991年1月10日及23 日,他在新华社五楼办公室接受我近两个小时的单独采访。他写道:“前不久,一家地区报的一位记者问我:‘记者怎样才能尽快成才?’我告诉他,记者不能整天想着成才。成才没有捷径,也没有秘诀。我为他题写了‘勿忘人民’四个大字,勉励他把根牢牢扎在人民群众之中。”
 
   当时,商丘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的称号尚未最后审定。面对新闻界的泰斗,我急切地询问:“记者怎样才能成才?”

  “不要只讲成才,不讲出发点。”穆老上身微欠,两眼俯视。

   “中央鼓励成才,我们当然提倡造就名编辑、名记者。但是,现在有的年轻人不愿深入群众 、深入生活,不下苦功夫打好基础,改造自己的思想,就好比拔苗助长。光想走捷径,就会走错了路。如果只考虑自己成才,也许永远成不了才。倒是那些不考虑自己、一心想奉献的人,关心、热爱群众,为群众分忧的人直正能成才。”

    他接着说:“我们记者总是为人民服务的,总是关心群众疾苦的,要考虑怎么为他们服务,怎么更贴近……” “焦裕禄、潘从正这些人,群众不会忘记;记者真心实意为群众做好事,群众也不会忘记。深入下去和群众建立感情,你就会觉得值得。一辈子和群众滚在一起都是值得的!”穆青同志语重心长,谆谆告诫。

   我们谈起了新闻界正在评选的最高奖--范长江新闻奖。穆老抬高了声音,果断地说:“范长江新闻奖也好,什么金牌银牌也好,都不是最高的奖赏。群众的信任才是最高的奖赏 !这是无形的勋章!”


   我请求与穆老合影。他欣然应允,并在我的采访本上题词“勿忘人民”。                              

    穆老亲笔修改文章,以自身行动教育当记者要尊重事实,认真负责
  从北京归来后,一腔激情促使我秉笔疾书,写出了《勿忘人民--访新华社社长穆青》一文,用特快挂号寄给了穆老。

   穆老在回信中,竟用铅笔逐字逐句逐标点地修改了17处。总结起来,改文大致分为四种情况:

   一、思想力求鲜明:如将原稿中因谈到任羊成受到不合理的待遇而引发的感叹“我们怎么能这样对待这些人呢?”,改为“我们怎么能忘记这样一些人民的功臣呢?”,倾注了对人民群众的浓厚感情。此外,加写了“这是人民的声音”,从而高声唱响了“呼唤焦裕禄,这是人民的声音”这一时代的主旋律。

   二、事实务必真实:如将原稿中斯诺“到中国的西北角采访”改为“到中国的陕北采访”,将斯诺“从而写了《红星照耀中国》等举世闻名的作品”改为“从而写了《西行漫记》等举世闻名的作品”。将我误记的林县流传的一句顺口溜“特等劳模任羊成,阎王殿里报了名”更正为“除险英雄任羊成,阎王殿里报了名”。

   三、文字准确无误。如在谈到红旗渠除险英雄任羊成时,穆老改动了句式。他将原稿中的“我去看他时,让他掀开衣服看看,还有一圈老茧。已经两三年了,还有老茧……”中的“还有一圈老茧”挪至最后替代“还有老茧”。改动之后句号再用于原处已不合适,穆老便认认真真地将句号划掉。
   四、删去了宣扬穆老本人及不便公开报道的内容。

   在这篇文章中,穆老全面地阐述了他为人、为文的原则,也显示了他作为记者采写新闻尊重事实、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 

 以与潘从正、任羊成多年交往的事实,教育新闻界晚辈当好人民记者
  在北京采访时,穆老提到林县红旗渠除险英雄任羊成:“他日子很艰难,连个收音机都没有,棉袄袖子露着棉花……”

  “前几天,他专程来北京看我,给我带了十几斤绿豆、小米,布袋还是烂的!”

  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我看见---窗台上放着一只缀着补丁的小小的布袋。

  “我们怎么能忘记这样一些人民的功臣呢?”此时此刻,穆老眼噙泪花,发出感叹。
 
   从此,穆老办公室窗台上那只缀着补丁的小小的布袋、穆老眼中浸着的泪花,总在我的眼前晃动;穆老那一声深情的感叹“我们怎么能忘记这样一些人民的功臣呢?”也时时回响在我的耳畔。

   从北京归来后,受穆老委托,我专程去林县看望了任羊成。

   在任村镇古城村任羊成简陋的家里,土坯上架着的一块寿木板做了他的床铺。院前10几米处,荆棘堆在两根粗大的木棍上,封住了井口。原来,这是任羊成退休以后,看到偏僻的家乡依然用不上红旗渠的水,自己便与乡亲们集资打井,当时他每月只领50多元的退休工资,养活全家4口人,资金实在短缺,加上摔折了脚脖,不得不暂时停工。

   从北京归来后,我还将穆老亲笔修改的《勿忘人民--访新华社社长穆青》一文复印交给了正在商丘开现场会的原河南省委书记侯宗宾。后来,一封省委信函寄给了我。信中写道:“侯书记对此事十分关心和重视。他从商丘回郑州后,不仅在不同场合几次说过这件事,而且给林县县委书记打了电话。……侯书记激动地说: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对当年修建红旗渠的功臣,连生活都不能给予保证,又何谈去发扬红旗渠精神?!……” 不久,河南全省开展了红旗渠精神杯竞赛。

  此后,我把再度看望任羊成及红旗渠铁姑娘队队长郭秋英等人了解到的情况又-一用书信或电话报告给了穆老。他也一直关心、过问着任羊成的情况,直至任羊成等4人被正式批准享受省级劳模待遇。2002年6月7日,我与商丘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马基忠,总编辑谭体英等同志一块去安阳市拜望穆老时,他还清楚地记得这些来往。

   穆老曾在《一篇没有写完的报道》中讴歌宁陵县石桥乡万庄村植树模范“老坚决”潘从正缀网劳蛛的精神,在北京家里热情接待过潘从正,并四次去宁陵农村看望这位老人。在1986年他第四次看望潘从正并说还要再来时,85 岁高龄的老人记住了这句话。从此,老人时常一手拖着装满土的布袋,一手拿着铲子,趴着,爬着,修补去林场的50米坡路……  

  每当回想起1986年4月采访时亲眼目睹的这一情景,我往往不能自己,有时甚至痛哭失声。后来,这件事促使我凝4年心血搜集素材,写出了通讯《绿丝带结下的友情--记新华社社长穆青与宁陵农民潘从正的友谊》。

  往事一件件、一桩桩,记述了穆老的“平民情节”。

   今年10月17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3000余名干部群众挥泪送别了穆老。其情其景,感人至深,印证了新华社当日电文《新华社原社长、一代名记者穆青同志病逝》中所写的话:“焦裕禄、吴吉昌、赵占魁……一位位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点燃了几代人心灵的火把;深入基层、贴近生活、时刻把人民记在心里的人,人民也永远把他铭记。”

   穆老,您是我们新闻界晚辈为人的表率、尊敬的师长。您将永远活在中国记者的心中,活在人民的心中!

   (此稿初写于10月17日穆老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当日,改写于2003年记者节,刊于2003年11月12日《京九晚报》)

   附:永远牢记“勿忘人民”----追忆与新闻界老前辈穆青接触的几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