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穆青教我当记者(张同德的个人主页)

新华通讯社—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同德

 
 
 

日志

 
 
关于我

共和国同龄人,现为新华通讯社—郑州大学穆青研究中心研究员、商丘日报报业集团新闻阅评员。在穆青等新闻界老前辈教导下,由知青、工人成长为主任记者、《京九晚报》原副总编辑、商丘师范学院等三所高校客座教授,曾连续21年一至五批荣获商丘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及河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全国百佳新闻文化工作者等称号。

网易考拉推荐

四年接触 一腔激情 --通讯《绿丝带结下的友情》采写经过  

2017-04-10 12:43:17|  分类: 怀念穆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年接触 一腔激情

---通讯《绿丝带结下的友情》采写经过

张同德

长期的接触和情感孕育,终于使我写出一篇获得河南省好新闻一等奖、省地市报好新闻一等奖的通讯《绿丝带结下的友情--记新华社社长穆青和农民潘从正的友谊》。

它是历经了4年采写而成的。 采访始于1986年4月15日。那是穆青第四次走访“老坚决”不久,我和地委宣传部的一位同志结伴专访潘劳模。当我提出要在“老坚决”家里吃、住时,宣传部的同志出于好意,劝我回县委招待所住宿,继而又提出“带被子下乡”的建议。我一再坚持己见,婉言谢绝。

走在万庄去林场的坡路上,我们看见一位身体消瘦、胡子雪白的老人。他趴下身子,双膝着地,一只手用铲子支撑地面,另一只手拖着鼓囊囊的布袋,两眼紧盯着路中间的洼坑,艰难地趴着,爬着……他把袋里的土倒进洼坑,用铲子拍了两下,又掉转身子,向路边的松土挪去。一颗颗的汗珠爬滿了老汉的脸庞,一声声的喘息撞击着我的耳膜,我的心猛地一震!

潘从正的二儿子.万庄党支部书记潘富修正陪着我们去林场。他说:“他,就是俺爹。上个月穆青来时,俺爹用手指比着说:“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你已经来看俺四次了。“穆青说:“我活到你这个岁数,还要再来四次。“俺爹记住了这句话。他看去林场的这段路坑坑洼,打那以后,瞅空便来垫路。”

此情此景,使我的鼻子猛地一酸。

当夜,我们住在了潘从正的家里。

这是一溜五间相通的平房。最东边,是一间牲口屋;最西边,是潘从正老汉的住室。我俩住在西起第二间。夜?人静,我们与潘从正及其家人长谈之后,躺在高梁秸搭成的床上,盖着潘家的花被子,眼望光秃秃的梁檩.黑乎乎的秫秸箔,牲口嚼草的声音如在耳畔。牲口的气息扑鼻而来……

次日,我们踏访了万碧风口.“老坚决”选定的林场墓地……

“活着俺栽树,死了俺也要守着林场,看着树苗长成材。”---躺在河边的沙滩上,我和李欣想起“老坚决”这金子般的誓言,激动不已。遂下斗胆为《一篇没有写完的报道》作一续篇,记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老坚决”及其子孙们继续造林的事迹。后来,通讯《绿色丰碑的背后》在《河南林业》杂志刊登,先后获得“绿色文学”征文鼓励奖、全国林业好新闻二等奖。

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事儿淡忘了,85岁高龄的老人眼盯土坑、跪地拖袋的情景,却如雕塑一般,刻在了我的心里。难道这件事仅仅反映了党的一位高级领导干部与一位普通农民的纯真友谊吗?联想到党风、社会风气,一股激情涌上心头,愈来愈强烈地驱使我,开始了长达四年的采访…… 我征得“老坚决”家人的同意,复印和穆青同志给潘劳模的所有来信;我尽量多地搜集穆青同志谈与人民群众建立感情,特别是记述他与潘从交往的文章,如《心上的树》; 我尽可能地搜集有关材料,如记述穆青同志1987年3月回答光明日报记者的访问记; ……

1989年12月3日,潘从正猝然去世。惊闻此事,我悲痛万分。

次年3月12日,党的十三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同人民群众联系的决定》。我决意配合《决定》,尽快报道。

新闻由头终于盼来了---穆青同志为潘从正撰写了碑文,揭碑仪式5月22日在宁陵县石桥乡万庄林场举行。

车到万庄林场,揭碑仪式刚刚开始。在当年潘劳模指给我看的墓地里,立着新坟、石碑。我边听边新华社河南分社,地、县领导同志的讲话,边站在碑旁抄写碑文。事后,当我看到穆青同志唯恐不尽其意,亲笔书写的两篇碑文时,对照发现相差二字,我自然引用了立在穆前的碑文。

回到商丘,《绿丝带结下的友情》一气哈成,刊于1990年5月31日《商丘日报》一版头题。接着,《新闻出版报》、《河南日报》等多家新闻单位刊载或转载。

穆青同志在1991年1月接见我时,听取了此文的采写经过,对吃、住农家的采访作风表示赞许。

写作时,我先推出一个特写镜头:“一行行树木,似一条条绿色的丝带,把万庄林场装扮得美丽壮观。绿树掩映,一溜堂屋,当门墙上挂着一幅笔办苍劲的中堂,上书---林业老人,绿色世家 题赠潘从正及其家人 庚午年 穆青”。在给读者留下印象后,继而文分三部:第一部分详写85岁高龄的潘老汉趴着爬着,拖袋补路,盼望老朋友再访的细节;第二部分略写两人的诸多交往,材料丰富,内容充实,显得情真意切,令人信服;第三部分打破一般不宜长篇引文的惯例,全文引用碑文。之所以如此,不仅因为碑文恰似一首悲壮优美、催人泪下的散文,更在于它能够充分体现通讯主旨---讴歌水乳交融的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成为宣传加强党同人民群众联系主旋律中的一支和谐的奏鸣曲。

谈及体会,感触颇多,但主要一点是通讯写作应具有真情实意,以情感人。《红楼梦》中林黛玉教授香菱写作的技巧时说:“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是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我们所说的情,当然非林黛玉所指的才子佳人之“意趣”,而是无产阶级之情,人民大众之情。但写诗著文强调情深意切,我们却与林小姐的看法相同。穆青同志说过:“有人说我的某些报道社会效果好,主要是我会做文章。我觉得这种说法交不完全正确,也没有说到点子上。如果说我的作品还有些感人的力量的话,那么,这首先是由于人民群众的崇高品质唤起了我对他们的真诚热爱。”有了这股激情,方能感动自己,自然也能感动读者。因此,我们要在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的过程中,下大气力培养对人民群众的感情。
(原载1991年第11期《新闻爱好者》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